资源号为何频频“迁移”:买卖趁早,粉丝不少军人队列舞蹈惊呆了,我也是第一次见!!!紫微鳳肝田雞片

新兵入伍 家属多久可以到部队 探亲呢?

仲崇玉:如何应对身边的语言暴力?
讨好型人格,其实也是施暴型人格
军阵的“非理性异动”

在部队,家属能不能到部队探亲呢?答案是可以的,但是不能盲目的去,如果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去了,可能会对他在训练或工作上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影响,所以本来是一件好事,可能最后会变成另外一种结果。

那是5月份,距离上年新兵新训已经结束很久,新兵也下到老连队了,已经习惯了部队紧张的生活,紧张也变为了常态,这个月份已经是为了出去驻训做准备了,而部队也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,准备前往驻训地区驻训,当兵一年就这几件大事,(开训动员,驻训,新兵带训,换季保养,老兵退伍)

那天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站团大门,一号岗的岗哨,驶来一辆小轿车,我在拒马,警戒线外让他停下,停车后司机下车过来询问,营门哨兵守则有规定,我只能让这位'老乡'(部队称呼地方老百姓基本都这样叫),在岗亭外五米的警戒线再次停了下来问:'这位老乡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?”他说:“这位小兄弟,你好,我儿子在也里面当兵,想见见他,他母亲和她奶奶也想见下他,就在车上,他叫于鹏”,我有点纳闷,问他:“您是怎么确定,您儿子在这里当兵?'(因为按照保密条令,是不能泄露部队完整番号和所在驻地的),他说:“他知道儿子在什么地方当兵,是陆军,到了这边后一路问过来的,也不知道自己儿子分到了在什么连队,问我能不能帮个忙!”说实话我心里很纳闷,按部队现在的战备状态,是不可能接待家属来队探视的,而且极有可能他儿子是提前批次已经去了驻训场做准备了,但是人家大老远赶过来……换作如果是我的家人呢?

于是我尝试给司令部值班室打了给电话,汇报情况,得到的答复是,“没法见,和这位老乡解释,劝他离开。”能怎么办?只能硬着头皮和这位“老乡”解释了,说:“老乡,您看这个您也不知道您儿子在什么单位,而且现在部队里处于特殊状态,这个也是没办法的,所以这次没办法安排了,您下次过来前,和您儿子沟通好,让他和连队也沟通好,也方便我们的工作……”

这时可能老人在车里比较闷或者是看这么久了也没交涉下来,就想出来看看,他也有些急了:“我们大老远过来,就是他奶奶确实想见一见孙子,真的不是想给你们添麻烦,下连后什么连队,我不知道,但是刚入伍那会也寄过家属回来,说在新兵四连三排的。”说完,他还以为我不信要到车上拿家书给我看,看着这位老人,又看着这位父亲……,新兵四连三排,我参加了去年的带新工作,刚好知道这个新兵排对的是哪个连队的新兵,至于下连分兵的时候有没调整我就不知道了,带着尝试的心态在打过去这个连队问下吧!

电话接通,这里是大门一号岗,你们连有一个叫于鹏的吗?有,电话那边这样回了过来……,我心咯噔了一下,还真碰对了?唉!便回,他家人来了,现在在大门岗这里,进不去的现在战备状态,你看你们连主官在不在 你汇报下,看怎么样吧!

等了二十多分钟,一个干部带着一个兵走到门岗,干部应该是他排长,排长说去抽两根烟,他们一家人就在营门旁边的小值班室见面。我知道排长这抽两根烟的时间,就是他和家人见面的时间,但是好像排长这根两根烟也抽得特别久,十五分钟……,对他和他家人来说这短短的十五分钟,包含了太多东西,有对各自的思念,有见到相见喜悦,有控制不住眼泪,觉得儿子变懂事了,当然也有再次分开的不舍,现在也无法描述出那总场面。

这么匆匆见一面家人他是不幸运的,家里人来的队探亲的时间不对,但他又是幸运的,多少人义务兵两年家人都没办法来一次见到面……

最后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对还是错,毕竟违反了值班室的指示和战备条例,虽然到后来值班室也没追究岗哨的责任,但作为一名哨兵我好像是做错了,不称职……

作为他的连队排长,主官,在这件事上是不是向值班室顶了压力,给个各种保证和解释呢?我就不得而知了,部队有部队的规定,在家他可能是孩子,但是在部队他就是战士了!

责任编辑:资源号为何频频“迁移”:买卖趁早,粉丝不少